植劇場

邂逅幸福,填補可能的浪漫 ,我們八月見。 一場激勵自我的瞬間,經常就是一場表演。 今年暑夏未結束前,浪漫或愛情將有最完美的交集。 愛情,在最美好的時光開啟,找到絕對堅持的彼此。 演員是在漂泊裡堅強的,好的劇本給出了好的自己。

「有太多想當的,那就夢想當演員吧!」朱盛平

好演員關鍵字:謙虛

朱盛平

      眼前這個自己騎一台小50,有著笑彎眉眼的女孩,她是朱盛平。昨夜剛下過一場大雨,朱盛平說小時候每到雨天,她就會跑到雨中感受雨點打在手上的感覺,「家裡是關不住我的!」盛平像個孩子淘氣地說。個性中有著天馬行空的她,曾經每天走半小時的路去上學,「因為走路的時候可以想很多事情,我很喜歡自己跟自己對話,會自己揣摩應該要如何在鏡頭前表演。」她想了想,笑說:「腦袋一直在轉,很累的!」。

      我們來到森林公園,盛平拿起二胡,抬手拉弦便是一首溫厚的樂曲,在露天音樂台悠揚演出,那一瞬間,她只剩下專注,那種專注的神情很輕易便攫取周遭人的凝視。這是朱盛平,舉手投足散發氣質卻又充滿活力,既成熟堅毅又保有童心爛漫,不同調性的特質在她身上卻一點也不衝突,形成屬於盛平的和諧,她獨有的個人特色。

參加姊姊的成果發表,意外引導她進入戲劇的世界

      朱盛平說,她幼稚園時會在晚上八點準時把衣服撩起來打一個結,等片頭曲一響起,立刻跑到電視機前唱跳。她說,直到小學四年級,她在姊姊的成果發表上看見了戲劇科的學生,那一剎那,她發現原來有一種這樣的表現方式:「我心裡面一直希望有一個能表現自己的地方,但我不知道能怎麼樣做,只能在大家面前唱歌跳舞,但那時候我才發現他們竟然是在『表演』。」

      但後來進入戲曲學院主修二胡,這段期間的朱盛平希望能成為二胡演奏家。到高中的時候,她開始思考自己內心最想要的是什麼:「我很清楚我喜歡戲劇,那種表演不只是站在舞台上演奏,而是表演一個生命故事。」中途轉換是一個很大的決定,她把這個想法放在心裡沒跟任何人提起,身邊的人卻在此時突然不約而同的常向她提起當演員這件事,她說:「一切好像都在我生命中一步一步引導了我一個方向。」

      就讀戲曲學院的那八年,朱盛平笑說是段快樂的經驗,音樂其實也幫助她在戲劇表演時能掌握「演出的節拍」。朱盛平用剛結束的畢業公演為例,她有一段台詞,說出的時機影響了觀眾會不會發笑:「要在什麼時候講出下一句台詞?那時候我心裡算出了二點五拍,早一點或晚一點都不對。我覺得每個人心中都有相通的拍子,怎麼樣能抓到觀眾心中的拍子,是很好玩的一件事情。」她很投入的說著,心中好像又算起了只有她能聽見的節拍。

用自己的生命經驗演出他人的故事

      提到熱愛「表現自己」和演員需要「演出他人」,這之間會不會有拉扯?朱盛平認為這之間一定會有衝突。她說:「我是B型,三分鐘熱度,我從小有太多夢想了,我看到誰就想成為那個人,老師、護士、醫生、軍人……,如果當了演員這些都可以實現了!可是衝突一定會有,因為你永遠當不了那個人。」

      她憶起大四的時候,在課堂演一個要阻止女兒自殺的媽媽,「這個角色內心非常痛苦,當時為了演這個母親,我跟同學聊了自己的家庭、朋友,還有對於生命的探討,聊著聊著就一起大哭。」

      「演員永遠不可能是那個角色,可是演員絕對會在自身或是聽來的生命經驗中,跟角色是相合的。譬如要演喝醉酒時,就用自己頭痛欲裂的經驗去替換,很衝突矛盾卻又有它好玩的地方,就因為這樣,我才更喜歡表演。」

同樣的問題一犯再犯、表演出現瓶頸   但「表演」也帶她走出低潮

      有一段日子,她每天會寫下三個感謝在自己的筆記本上,正向思考的她還得到「正能量女孩」的稱號。「也有人覺得我是樂觀過頭了。」她說,但就算如此,朱盛平也曾經有過低潮的時期。

      「一個問題還沒解決,另一個問題又出現,所有問題全部壓在我身上,我覺得我快要喘不過氣了。」朱盛平難得的收起了笑容,很認真看待那個曾經低落的自己,「我現在回頭再看,覺得那些是生命歷練。那段時間我容易哭,但我會記住當下那個難過,現在的我能夠把那段經歷重新演出來,雖然傷痛可能沒有完全好,表演瓶頸也沒有完全超越,但那是一種過程,那些都是演員的能量。」

      仔細想想,朱盛平說是表演幫助她了解自己。因為喜歡表演,所以喜歡關注自己面對問題時的情緒,這些種種讓她越來越懂得如何和人相處。「表演讓我生命成長很多,也讓我更熱愛生活,能夠重新樂觀的看日子!」

(文/陸儀)

當演員,讓我更懂得如何生活,以及熱愛自己與他人的生命。 每一分、每一秒無不有趣。

生日:12/26
身高:160cm
語言:中文

FACEBOOK 粉絲專頁VOTE 選出未來星 投票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