植劇場

邂逅幸福,填補可能的浪漫 ,我們八月見。 一場激勵自我的瞬間,經常就是一場表演。 今年暑夏未結束前,浪漫或愛情將有最完美的交集。 愛情,在最美好的時光開啟,找到絕對堅持的彼此。 演員是在漂泊裡堅強的,好的劇本給出了好的自己。

「一張海報 走進戲劇人生」范宸菲

好演員關鍵字:隨心所欲

范宸菲

      跟范宸菲談話時,感覺得到她很有自己的想法,她的眼睛總是溫和地看著對方,帶點能理解對方的笑容,她說她是個很喜歡自由、熱愛自由的人,她熱愛自己現在的生活。

     范宸菲說之前演過《收信快樂》,她很喜歡這齣戲,一直記得其中一段台詞:

   「『懂』是一種可怕的感覺,沒有辦法假裝『懂』,更沒辦法假裝『不懂』,我只能不受控制地被懂帶著走,曾經我很想懂一些人,懂一些事,現在我懂了,懂又怎樣呢!我寧願不懂,但不可能,我已經懂了!」

      「所以我覺得,生活就是要珍惜你的一個不懂的狀態,但懂了之後又會更加欣喜,因為它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。然後你會在不同的事件或活動當中,把表演跟生活做連結,知道了什麼、懂得了什麼。」

一張海報,她從外交轉彎走到戲劇

      宸菲大學念的是外交系,人生原本應該規規矩矩的走上外交特考的路途,但在校園看見學校劇場徵人的海報後,便一頭栽進劇場事務,「在劇場接觸了戲劇,才開始覺得這好像才是我真正喜歡的。」在她看來,這彷彿也就是一種緣分,「劇場的凝聚力非常強,排戲的過程又必須把自己內在的東西放出來,那個交流是很深入的,自然而然會有一種強烈的情感。」

      大四時,劇場的學姊問她為什麼不去念表演所?「其實那時候離報名期限只剩兩三天,沒想太多,回去開了電腦先報名再說。」范宸菲回憶當時:「我那時候帶了一堆戲劇的書回家,我媽看見就問我這是什麼,我說:『喔沒有啊我要考表演所,但是很難考,應該不會上啦。』後來真的上了,我就說:『這個這麼難考耶,我上了是不是應該要去念一下!』」她笑著說,自己有點先斬後奏,但她就是對想做的事情會很堅持的一個人。

接觸戲劇能使人變得完整

      范宸菲認為,戲劇幫助她認識自己,「我記得有一段時間我被說過很像在用脖子演戲,於是就要探求為什麼我會這樣呢,是因為我的不安全感嗎?還是因為我要強調什麼,所以我才會這樣用力?就因為除了自己沒人可以幫我找到答案,所以要不斷去了解、去探索,這就是一個不斷認識自己的過程啊,有時候還要追溯回自己的童年,也會突然靈光乍現『原來是這個原因!』,然後就會突然接納了小時候的自己。」

      而這種認識過程,其實是在自己與他人之間去循環的,她覺得如果每個人都能有這樣的體驗,這個世界會變得更加和諧:「藉由各種角色在經歷這些事件的時候,我們會越來越有同理心,會知道每個人在做每件事情的時候有自己的某種想法,還有為什麼會這麼做的原因,就不會一開始就去批評,同時我覺得會去反求諸己,會讓人變得更完整吧。很多時候在生活當中,我們也會面對角色要面對的這些,但是因為演戲的時候,我是進入別人的角色,會更客觀的看待這些事情,然後再回過頭發現原來我跟角色是一樣的,我覺得會有神奇的效果出現。」

用開放心態面對生活、體驗生活、接納自我

      范宸菲覺得,生活就是表演的一個來源,她說她記得曾有個導演說過,「生活中的每一個體驗對於演員都是好的」,把這句話記著,就會很開放的去嘗試各種機會。「生活到了現在我蠻喜歡它的模樣,不管是居住環境或是生活步調,我都覺得還蠻恣意的,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我喜歡挑戰,我就是很好勝啊,人家說我做不到我就一定要做,在某部分是對自己蠻有信心的,我覺得很多事情如果我沒試過,我怎麼知道自己會不會?我就會先跟自己說我一定可以,但如果試過以後發現真的不行,我也會承認自己沒辦法。」

      她說,現在的生活就是不斷的充實自己,當然還是會有很多想望,然後也會遇到非常多的挫折以及痛哭流涕的時刻,「很常如此,我覺得演員都是很脆弱的,要不斷接受外面的眼光、外界的批評跟對自我的批判,但在這樣反反覆覆的過程當中,可能會越來越茁壯,因為我覺得演員的工作有很大一部分是跟自己的相處,與自己和平相處真的好難,如何接納自己,然後擁抱自己,不要害怕,不要勉強自己,但是又不要放過自己,這是一件直到現在我都覺得很有挑戰性的一件事情。」

(文/ 洪榆)

表演是我生存在這世界上唯一的方式。

生日:01/31
身高:160cm
語言:中文 / 英語 / 台語

FACEBOOK 粉絲專頁VOTE 選出未來星 投票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