植劇場

邂逅幸福,填補可能的浪漫 ,我們八月見。 一場激勵自我的瞬間,經常就是一場表演。 今年暑夏未結束前,浪漫或愛情將有最完美的交集。 愛情,在最美好的時光開啟,找到絕對堅持的彼此。 演員是在漂泊裡堅強的,好的劇本給出了好的自己。

「走在曼哈頓 看見自己的人生」林子熙

好演員關鍵字:感同身受

林子熙
      俐落的短髮散發理性的氣息,談話間流露出一絲冷靜的甜美,林子君有一套屬於她的風格。問起她是如何看待自己,她說,她絕對是個偏離主流的人,有某種性格上的潔癖:「別人可能會覺得這個女生怎麼這麼多堅持啊?為什麼會有這麼多自己的原則?」但其實林子君是個很幽默又很善良的人,也會擔心自己直言的性格有時會傷到人。
 
      「我的堅持跟原則不會放在別人身上,但我常常講話還是很直,講話很直好像是我這個人的代表。平常我盡量壓抑自己,因為我的情緒很容易丟出來,有時候我都沒發現我已經傷害到別人了,所以我應該要放緩我的態度,去聽聽對方的訴求。」
 

被粉紅蓬蓬裙的夢幻吸引,卻走進充滿競爭的氛圍裡

      林子君在幼稚園的年紀,看見舞蹈教室的學生穿著粉紅色蓬蓬裙,立刻被那種夢幻氛圍吸引:「那時候很流行Hello Kitty,我看到粉紅色覺得好可愛喔,可以每天穿成這樣,就跟我媽說我要學跳舞。」林子君就這樣踏入整整十七年的學舞之路,但這個過程並未如想像中的夢幻。
 
      國中讀舞蹈班,林子君說班上存在著很強烈的「比較」,但她不喜歡每分每秒都在競爭的感覺,想去唸一般高中,成績卻又無法進入她理想中的學校,在這同時,林子君考取了台北藝術大學七年一貫制的先修班,於是繼續走在舞蹈的路上。「其實我還是很害怕,覺得在這裡每個人都想要當最好,但有時候可能是面子問題,讀完這個先修班如果沒有直升大學,人家就會問為什麼沒有……。」不知不覺中,別人的期待變成枷鎖,林子君希望將事情做到至臻完美的性格讓她認真投入在舞蹈中,也在舞蹈中質疑自己。
 

在美國念語言學校,回國後卻捨離和舞蹈相關的一切

      畢業後林子君為了準備考紐約大學的舞蹈碩士,先去美國讀一年的語言學校,那段期間她開始喜歡看人家分享穿搭的部落格,對服裝產生了自己的一些想法,走在曼哈頓的街道,林子君突然間有一種奇妙的體悟:「我發現我竟然是開心的,我沒有在跳舞,但我也很開心耶!那我為什麼一定要逼自己跳舞?」
 
      林子君說,舞蹈對她而言很神聖、很專業,她曾經一度以為自己不跳舞以後什麼都不會,但那個當下她突然發現,原來不是這樣的,不跳舞的時候也可以很開心的生活,「因為我覺得,我沒有辦法成為我心目中頂尖舞者的樣子,與其這樣不如就停在這裡,把我的心力全部放在別的事情上。」回台灣以後,林子君就跟父母說自己再也不跳舞了,「只要跟舞蹈有關的事我通通都不要了,就把它鎖起來。」
 

當服飾店老闆,還要當一個演員

      林子君打算去服飾店打工一年,然後開一間自己的店,面對父母的大發雷霆及擔憂,這個決定十分不容易,她說,她很早就知道自己肩負著爸媽的期望,或許他們也已經勾勒出一個女兒會成為舞者的未來藍圖,但就算內心有無比的愧疚,她還是堅持要捨離舞蹈,「我可能之前都會再試著努力看看,可是就在那一刻,我突然發現這樣不行,我一定要跟他們說不要,不然我可能真的會繼續走下去,然後會陷在不斷思考『到底做這個幹嘛』的狀態。」
 
      在服飾店打工的期間,林子君也開始接觸廣告及MV的試鏡,「我很常看別人的角色,就會想還能怎麼演?這樣會不會比較好?我小時候很愛看國片,那時候就很愛演,我就跟經紀人說我想要當一個演員,我想要試試看我是不是真的可以把角色詮釋好。」
 

人生太短,所以要完成自己最想要的夢想

      林子君說,或許因為經歷了奶奶的離世,她心中總是認為人生太短了,如果能夠透過演戲去體驗這個角色的生命歷程,豐富她的人生,她覺得很好。「我覺得我可以一輩子都喜歡當演員,因為每個作品記錄了不同時期的我,像是我看到自己的第一個MV,我就會想起來當時我在情傷,很容易哭,我可以看見自己人生經歷了什麼過程,那個東西讓我覺得很真實。」
 
      其實林子君小時候就曾在作文裡寫著她的夢想是想要上電視,現在的她像是完成了小時候的夢想。「從前學跳舞好像是各種機緣巧合才繼續下去,但老天爺把我推去面對自己想要的東西。」她說:「我會看我自己演的戲,以前我不敢看自己跳舞的影片,因為我覺得超級奇怪,好尷尬喔,但現在我要看超多次我演的戲,去確認我的狀態,我會從裡面看見我自己,我找到了一個我真的很喜歡的地方。」
 
(文/陸儀)

藉由扮演別人的過程,去認識這個世界,去感受自己沒辦法經歷的生活,去思考和自己不一樣的價值觀。

生日:07/16
身高:165cm
語言:中文 / 台語

FACEBOOK 粉絲專頁VOTE 選出未來星 投票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