植劇場

邂逅幸福,填補可能的浪漫 ,我們八月見。 一場激勵自我的瞬間,經常就是一場表演。 今年暑夏未結束前,浪漫或愛情將有最完美的交集。 愛情,在最美好的時光開啟,找到絕對堅持的彼此。 演員是在漂泊裡堅強的,好的劇本給出了好的自己。

「時間差不多了,就專心地當個演員吧」陳婉婷

好演員關鍵字:勇敢

陳婉婷

      「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要成為誰,我想當的就是自已。」

      陳婉婷戲劇系畢業後在職場摸索前行,當過咖啡廳的藝文活動企劃、經紀人助理,後來在大學擔任助教,卻又誤打誤撞走回了戲劇的領域,她說自己不會後悔比其他人晚起步,「因為我會有現在這些,也是過去的我一路累積的。」

      回想起一路走來的經歷,陳婉婷說,高中念的是升學學校,原本想考日文系,但第一年沒考上大學,後來卻在重考班布告欄看到了北藝大的招生簡章,「其實一直覺得表演這件事很好玩,大概我本來就是活潑的人,身邊的人也覺得我不怕生可以試試看」,沒想到考上第一年,陳婉婷就動了是不是要休學的念頭,「因為真的是第一次接觸戲劇,才發現這不是想像中站在舞台上唱唱歌那麼簡單的東西。」她說,幸好還是撐過來了,開啟了一段與表演分不開的人生。

毅然辭去正職投入表演工作,希望不留遺憾

      陳婉婷喜愛表演的性格從小就能看出端倪,她說自己很喜歡看武俠片,會幻想自己是片中的人物,「小學的時候我幻想自己會點穴,而且還覺得我可以練成輕功,我們教室在二樓,我就拿繩子放下去覺得自己可以從二樓垂下來,但後來沒有這個膽,加上我其實有懼高症,就算了。」她笑著分享自己小時候這些瘋狂想法,並說自己從小就是個很有自信的人。

      但她說,這個自信在上大學之後開始有些動搖,「因為開始意識到很多我不了解的東西,又接觸了真的很厲害的演員,我覺得他們有源源不絕的想法,除了有想法以外還可以很精準的執行得很好,我就會覺得自己沒有那麼厲害。」這種想法讓陳婉婷在畢業後避開了演員正職的路,「當時覺得我又沒有比別人好,因為那時候一直被灌輸『演員這麼多,要就做到最好,不然就沒有太大的發展』的觀念,我覺得好像也蠻認同的。」但其實喜歡表演的她,每年都有在接觸舞台劇的演出,心境慢慢地在改變,「去年開始突然覺得,好像差不多該專心的做表演了。」

      於是,陳婉婷辭掉了正職的工作,「當時心中出現了很大的聲音,好像沒有那麼喜歡自己的工作,覺得為什麼我要一直這樣在很煩的狀態下做事?我覺得自己應該要開心,表演這一塊對我來說就是開心的,可能心裡也覺得『我應該可以吧?』所以就行動了,我想把演出放在重要的位置,我也想知道如果我專心做這件事情的話,是不是可行的?就算失敗也沒關係,至少試過了。」

享受表演,學習找到對的情緒,希望能一直演下去

      陳婉婷認為表演的一個很大的特性是,演員的情緒在觀眾或是鏡頭面前十分明白,因此要很精準的去找到合適的情緒,再將它放出來。「我是一個很容易放出自己內心的人,不太會藏,在影像下的我也是,一些情緒或是什麼都是從真實出發的,表演這一塊最可怕的就是赤裸裸的,在別人面前一有什麼就會被看出來,情緒只要有一點不對,在鏡頭前面都太明白。」或許因為這種赤裸,站在鏡頭前的演員內心都會有許多必須克服的關卡,陳婉婷將之視為一種「一直的功課」,慢慢地、慢慢地,會找到平衡。

      她說自己沒有設想一定要演到什麼樣的角色,因為每個角色她都覺得很有挑戰,「都不容易駕馭,畢竟跟自己還是有很多落差,但因為這樣才更有趣,就會想要去試試……但假設我拿到一個劇本,發現角色形容跟自己真的差太多,我也就不會去強求啦。」講到對未來的一些想像,陳婉婷說:「我的企圖心就是可以一直演,我不會設定未來一定要拿女主角還是什麼獎,可以一直演下去是最重要的,當然能演到主要角色是很棒的,但我享受的是表演的那一塊,主要目的並不是要得到什麼,我覺得就是我剛剛提過的那種成就感吧,可能表演會讓我發現,我原本以為自己只能這樣,但因為每一次表演裡面有很多可以被挑戰的東西,挑戰過後的我會覺得原來自己也能夠做到,藉由自己去演一次,一切都會不一樣。」

(文/陸儀)

讓活著這件事還有除了呼吸以外的意義,試著經歷每個不一樣的生命,即使有時痛苦悲傷,卻也能藉此更熟悉自己,擁抱自由。

生日:10 / 03
身高:160cm
語言:中文 / 台語

FACEBOOK 粉絲專頁VOTE 選出未來星 投票去